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

我独不解中国人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,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;于已成之局那么委曲求全,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夏的离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