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

【盾寡】疯狂一梦

  写在前面的话:这篇文是突然之间心血来潮想听你霉的《Wildest Dreams》而开的脑洞,觉得这首歌的歌词真是写得太美了。算是送给《Wildest Dreams》即将打单的礼物吧。《1989》里的每首歌感觉都好仙,觉得歌词好适合盾寡CP,文里也会有很多歌词冒出。安利少卖,大家来看文吧,是个小短篇。不过感觉是自己的盾寡文里脑洞最好的了。



Steve失忆了。

这是在Natasha走之前得到的消息,确切的来说是忘记了她。

即使知道Steve忘了自己,即使这个任务是把Bucky带回来,Natasha还是选择接受这个任务。

Natasha也问过自己原因,所以当Coulson问起她原因的时候,她笑了,说:“Steve永远也不会忘记我的。”

Natasha走后,Steve正好休养期满回到神盾局。

Sharon是他的邻居,更准确的说是他的同事。Natasha走后她很自然就成为了Steve的搭档。

像是约定好了一般,没人在Steve面前提起过Natasha。或许所有人都以为Natasha因为Steve的失忆而离开了,只有Coulson一人知道她去了那里。

Steve的生活还是像以前一样,可是他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,即使什么也不缺,可是就是不完整。这时Sharon就会轻轻把手搭在他的手上,笑着对他说:“别多想了,我还在。”Steve也会回给她以淡淡的微笑,他想相濡以沫不过如此吧。

直到一天,Coulson和Natasha联络时,除了汇报任务进展之外,屏幕里的Coulson满脸担忧,他怯怯地说:“Nat,Steve和Sharon在一起了。”Natasha眼珠一转,淡淡地回了句:“照顾好Steve。”匆匆地关掉了电脑。这天,Natasha自己在阳台呆坐了一天,直到夕阳那橘红色的光芒刺到自己的眼睛,她才反应过来该做事了,只是她没注意到自己到底流没流过泪。

他们约定过:Steve Rogers会永远记得Natasha Romanoff。

午夜梦回,Steve仿佛看见一个女孩,火红色的头发,轻靠在自己的怀里,两个人坐在阳台的低飘窗上,共同盖着一个灰白色的薄毯,衣物散落满地。他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,轻声对她耳语,说:“等一切结束我们就远离都市喧嚣,私奔到一个无人之地。”那个女孩转过头,满脸都是幸福,对他说:“I thought heaven can’t help me now。”然而他却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,只记得一双灵动的碧绿的眸子。突然他又看见她满脸悲伤,对自己说:“Steve,nothing lasts forever。”

突然惊醒,汗衫已浸湿。身旁的Sharon感觉到异动,于是坐起来拍拍他说:“Nightmare?”Steve回头看到他,摇摇头微笑着说:“没什么,睡吧。”牵过Sharon的手,看着她进入梦乡,只是自己彻夜无眠。

之后的每夜,他都会梦见Natasha。两个人或去海边看日出,或去街边小店喝一杯奶昔,或只是呆在家里疯闹。这让他对Sharon有了更多的愧疚感却不敢和别人说明自己的梦境,抑或是自己的内心。

直到Bucky来到神盾局,那是自己寻找多时的老友,意外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他曾经寻找,几乎疯狂,可是不管多么努力结果都是一样的——“Classified”,仿佛有人操控一般。

这时据Natasha离开有两个月,据Steve失忆两个月。

Natasha一直躲在她和Steve的家里,迟迟不肯去局里,她不知要如何面对他。曾经他们也有激情,有温情,甚至已经有了亲情。在这里有他们的点点滴滴。

这天晚上,Steve的梦还在继续。只是这一次,他看清了那个女孩的脸。一个名字也随之在他脑中不停回荡,“……Natasha Romanoff………Natasha”。他猛地惊起,彼时的那个会问他又做噩梦了的枕边人已不在,他的心不在那里。

所有关于她的回忆像决堤的洪水一般涌来,他顾不得现在是凌晨一点,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冲出去。

他想起来了,在开始那个让他失忆的任务的前一天,他和Natasha在家。那次的任务风险很大,目的地也很远,Natasha不太想让他去。为了不让自己的悲伤表现得太过明显,Natasha一直在那忙忙碌碌地帮他收拾东西。他看着她,“Natasha!”突然从背后抱住她。“我肯定会回来的!”Natasha转过身,盯着他的眼睛看了有一分钟,突然吻上了他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回来了,我唯独答应过你可是我却失约了。”Steve在午夜的大街上奔跑着,心里在不停地自责。

他还记得,Natasha泪眼朦胧的对他说:“Steve,我只有一个要求,永远不要忘记我好吗?”那夜缠绵悱恻,他不停地吻她,恨不得吻遍她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曾经答应过你,要一直陪你看夕阳,做你最帅的男朋友,永远不会忘记你。只是我的承诺太轻薄了。”Steve冲到他们的家门前,敲门,就像曾经他每天从局里下班回来一样,他没注意到的是如今有人会为他开门都成了奢望。

门开了,Natasha看见气喘吁吁的Steve,Steve看见带雨梨花的Natasha,泪痕因为路灯的反射而闪光。

他的怀抱依旧让人安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9 )
  1. ROSALIE_WEI夏的离歌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夏的离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