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

【盾寡】不是我,是因为选择(006-007)

<六>

  Natasha没有想到的是同是那个时代走出的人,Steve的手艺会这么好,连早餐也不含糊。起码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从不会让早餐变得这么丰盛:烟熏培根、烤吐司、烤西红柿搭配上英式红茶。吃饱喝足的Natasha心情变得明朗起来,这时她发现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,阳光洒了她和Steve一身。

  “Well,Cap,我该回去了。“Natasha突然站起身,倒是吓了Steve一跳。

  “我送你回去。”Steve跟着她起身,快步走到门口。他不想让自己处于被动。“你不是说你把钥匙锁在公寓里了吗?我还是可以帮你的。”说完就快步走出去。Natasha感到一阵莫名其妙,却又说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   Natasha小心翼翼地带上了门,她可不希望全美队长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家里被小偷光顾过。

  回去的路上尴尬的气氛依旧没有减少。 到了Natasha家楼下,他才发现她住得地方更得体,不是那种apartment而是典型的英式flat。

  Steve觉得应该说点什么,突然问了一句:“今晚有什么安排吗?”然而问出口之后他就后悔了“这可一点都不绅士,Steven!”他暗暗自责,不指望Natasha会接下去。

  “Well,如果想约我出去的话,我可是有大块的时间。”Natasha狡黠一笑,“七点半来接我好吗?这条街的街尾新开了一家酒吧,我一直都没机会去试试看呢。”

  Steve有些微微惊讶,他没想到Natasha会答应他。

  “我想,这个锁还是应该你去开。”Natasha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他一下,把他从自己的世界中叫了回来。他看着Natasha,两个人的身高差使她不得不仰起头来看着自己说话,这一瞬间,他觉得什么都比不过她了。

  “当然了,this job is for men。”




<七>

  七点半,敲门声如期而至。

  正在涂口红的Natasha听到之后,笑了笑,“Hold on!”

  开门看见的是一位穿着衬衫外面搭配了一件毛衣的金发帅哥,“你看起来很棒!”Natasha毫不吝啬地称赞他,她喜欢夸奖别人。

  “Nat,这可不妙,你抢了我的台词。”

  “Well,这是曾经Bucky教给你的还是现在Tony教给你的?”

  Steve笑了笑,“可以出发了吗?”他打量着她,她可真美,穿了一件黑色连衣裙,头发散下来很随意却乱得有章法,破天荒地穿了平底鞋,只化了淡妆。这貌似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Natasha。

  “Anytime。”拿起手提包,Natasha关上门之后很自然地就挎着Steve的胳膊,两个人的背影是如此的和谐。微弱的灯光洒在两个人身上,看起来仿佛是一幅调过色的好看的照片。

  这一晚可以说是,让七十年后的Steve又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开心。酒吧因为刚刚开业所以门可罗雀,人们总是对新事物感到恐惧,不是吗?就像是Steve那时候刚刚苏醒跑到纽约市上最繁华的街道,他相信Nick也是害怕他的吧。他看着Natasha,突然觉得两个人像是情窦初开的第一次约会的高中生,她像孩子一样,不停地和他讲这两年自己所遇到的趣事,讲到兴起时还会手舞足蹈。他想Natasha一定是有些醉了,不然不会和他说这么多话。

  “Nat”,他突然打断她。

  “Yes?”Natasha有些疑惑,但更多还是气愤Steve打断了她。

  “Do you remember I ever said‘It's kind of hard to trust someone, when you don't know who that someone really is’?”Steve微笑着问她,眼中却满是严肃。

  “Maybe?”Natasha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“我想,我现在足够了解你了。”

  Natasha突然笑了,笑得很灿烂。对Steve来说很意外,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笑容。

  下一秒,Natasha就吻了上去。Steve利用Natasha小小的醉意化被动为主动,他的手触上了她的腰肢,连衣裙塔夫绸的材质让他有些舍不得放手,甚至是想探索塔夫绸下的秘密。

  两个人就这样肆无忌惮,隐藏于角落的黑暗中。

  “去你家好吗?”Natasha闭着眼睛在他耳边轻声呢喃。Steve的耳根一下子就红了,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,牵起她的手带着她消失在外面的夜色中。

  夜色朦胧,只留下酒吧的玻璃门还在摇摆不停。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0 )

© 夏的离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