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

【盾寡】不是我,是因为选择(008-009)

  写在前面的话:新年之际送给大家一碗清汤寡水的肉汤(我真的不会开车。Lofter说我有敏感词汇,直接看链接吧。这么久不更文万分抱歉(鞠躬,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。这篇文快跨越三年了,我更新的时间很随意,但是不会弃坑的。


<八>

请大家移步:

 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59067927665175


<九>

  Natasha醒的时候天还没亮,她轻轻地掀起被子找到衣服穿好。看到路灯的光透过窗子打进来,她无声地笑了笑,缓慢地拉上了窗帘,但还是依稀能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。她急忙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,发现他依旧沉浸于睡梦中,就悄悄地离开了他的家。

  她走在街上,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,呼吸着冰凉的空气。她很少看过这样的城市,是这么寂静,这么平和。当世界一片沉静的时候人们总是爱胡思乱想,Natasha不自觉地想起了昨晚,她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想两个人的关系。可是不知道怎么,每次事情只要涉及到Steve,她就觉得处理起来不是那么简单。本来性爱就是各取所需,可是她总是觉得两个人似乎经过昨晚之后就要有所改变。她很讨厌自己这样优柔寡断,很讨厌因为Steve而乱了自己的生活规律甚至是做事原则。

  回到家,她洗了个热水澡,回到自己的床上开始补觉。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,她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。

  “我就在你家楼下拐角处的那家咖啡店。”—来自于Steve Rogers。

  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对于Steve的这条短信她并不意外,她认为她一直都很了解他。

  咖啡店里的人零零星星,她进去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Steve,他皱着眉头看着她走过去。

  “一杯咖啡,谢谢。”Natasha不敢看他,径直和服务生说。

  “不吃点什么吗?”等服务生走后Steve才开口问她。

  “不了,谢谢。有什么事情吗?”Natasha想让自己看起来冷静点。

  “有什么事情?你这是什么话?”这可不妙,她要惹怒他了。Natasha很聪明地选择了沉默。

  “Well,我想我们要谈谈。”Steve瞥到她胸口淡淡的红印,怒气又减了一大半。

  Natasha还是一言不发,他看到她的眼睛里透出的是一片清明。这个女人,从来他看到的只有清澈没有一点杂质。

  “关于昨晚,我。”Steve还没说完,服务生就把咖啡送来了,他对服务生笑了笑。

  “Rogers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Come on,我们两个的年纪加在一起都快两个世纪那么长了。别说那些,干脆点。”Natasha没等Steve张嘴,就把话语权抢了过去。“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,我不知道你来欧洲到底为了什么,我也不想再生出什么事端,毕竟现在局面已经很混乱了。”

  Steve听到她的话之后惊讶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“回美国吧,这边不适合你。”Natasha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“如果这是你希望的,那么我如你所愿。”Steve站起来,手咣地敲了一下桌子,声音大到整个咖啡厅里的人都看着他们,连带着两杯咖啡都晃动着,Natasha的那杯还洒出了一些。

  说完,Steve快速地离开了咖啡店。Natasha杯中的咖啡还在晃动。

  “Oh,Jesus!”Natasha拄着桌子,懊恼地用双手扶住额头。

  服务生看她的咖啡洒了,本想帮她擦干净。但看到她这个样子,便识趣地没有过去。

  “Steve你这个混蛋。”Natasha闭着眼睛,可还是有眼泪掉在了咖啡里。
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8 )

© 夏的离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